立即注册找回密码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微信登录

微信扫一扫,快速登录

小桔灯网

小桔灯网 门户 资讯中心 基因编辑 查看内容

俄版贺建奎来了,他要制造更多的基因编辑婴儿

2019-6-13| 编辑: 面气灵| 查看: 615| 评论: 0|来源: BioWorld

摘要: “我觉得我足够疯狂到去做基因编辑婴儿”——Denis Rebrikov2018年11月26日,贺建奎团队对外宣布,一对基因编辑婴儿双胞胎诞生。随即引发舆论风暴,被各界舆论一致谴责,贺建奎本人也因此被调查。这些基因编辑婴儿的 ...


我觉得我足够疯狂到去做基因编辑婴儿”——Denis Rebrikov


2018年11月26日,贺建奎团队对外宣布,一对基因编辑婴儿双胞胎诞生。随即引发舆论风暴,被各界舆论一致谴责,贺建奎本人也因此被调查。

这些基因编辑婴儿的父亲是艾滋病患者,母亲则未感染艾滋病。贺建奎希望通过CRISPR基因编辑技术敲除CCR5基因,从而赋予被编辑的婴儿对艾滋病的免疫能力。CCR5是HIV病毒入侵细胞的受体之一,但是CCR5是否在介导HIV病毒进入细胞外的其他作用,还并不清楚。而且已有成熟有效的方法让感染艾滋病的男性生出健康的孩子。

2019年6月3日,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Rasmus NielsenXinzhu Wei在顶级医学期刊Nature Medicine 杂志发表题为:CCR5-∆32 is deleterious in the homozygous state in humans的研究论文。该研究发现对于CCR5-∆32等位基因纯合个体全因死亡率增加21%,表明贺建奎进行的基因编辑婴儿,死亡率增加,预期寿命会缩短

然而,2019年6月10日,Nature 报道:一个名叫Denis Rebrikov俄罗斯科学家已经开始追随贺建奎的脚步,计划创造更多的基因编辑婴儿

Denis Rebrikov称他已经与莫斯科的一个艾滋病毒中心达成协议,招募想要参加实验的已感染艾滋病毒的女性。他计划将基因编辑胚胎植入女性子宫中,今年年底前实施。

Denis Rebrikov

俄罗斯分子生物学家Denis Rebrikov计划创造更多的基因编辑婴儿,这一行为使他成为目前已知第二个这么干的人(第一个是贺建奎)。第一个这么做的贺建奎遭到了国际社会的一致谴责,贺建奎本人也被中国政府调查。

Denis Rebrikov是俄罗斯最大的产科医院——莫斯科Kulakov国家妇产科和围产科医学研究中心的基因组编辑实验室负责人,也是俄罗斯国立研究医学大学的研究员。

他计划要使用CRISPR基因编辑的基因,跟贺建奎所作的一样,也是CCR5基因,该基因编码的蛋白是HIV病毒入侵细胞的受体之一。他计划使用CRISPR基因编辑技术敲除CCR5基因,然后将编辑后的胚胎植入患艾滋病的女性子宫中,从而降低她们将艾滋病传染给孩子的风险。

相比之下,贺建奎所进行的基因编辑婴儿的父亲是艾滋病患者,母亲是健康人,然而父亲将艾滋病那个传染给子女的风险很小。

Denis Rebrikov称,他的这一计划,针对的是患有艾滋病却想生出健康孩子的母亲,它的这一做法能够提供更大的好处,减少风险,在道德上也更合理,更容易被公众所接受。

CRISPR基因编辑的开创者之一、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分子生物学家Jennifer Doudna教授认为:这项技术还没有准备好,有人这么干并不意外,但这一做法令人非常失望和不安。”

Jennifer Doudna

法律的不健全

基因编辑是一项新技术,很多地方的法律还未来得及做出相应的更新。

许多国家禁止植入基因编辑的胚胎。俄罗斯有一项法律禁止在大多数情况下进行基因工程,但目前尚不清楚是否或如何在胚胎基因编辑方面强制实施这些规则。根据2017年对一系列国家此类法规的分析,俄罗斯关于辅助生殖的规定没有明确提及基因编辑。

Denis Rebrikov希望俄罗斯卫生部在未来9个月内澄清关于胚胎基因编辑临床应用的规定。他很迫切的希望通过这项实验帮助感染艾滋病毒的妇女,甚至想在俄罗斯制定法规之前就试图继续这项实验。

然而,他的这项计划显然会遇到很大的阻力,在俄罗斯势力强大的东正教会反对基因编辑。为了减少他因实验而受到惩罚的风险,Denis Rebrikov计划首先寻求政府机构的批准,这可能需要一个月到两年的时间。

巨大的风险

基因编辑胚胎在全球范围内引发巨大争议的一个原因是,如果允许胚胎成长为婴儿,那么经过编辑的基因可以传递给后代,这是一个有深远影响的人为干预,被称为改变种系。 研究人员一致认为,这项技术有朝一日可能有助于消除镰状细胞性贫血症和囊性纤维化等严重遗传性疾病,但在用于改变人类遗传DNA之前,还需要进行更多的测试。

在贺建奎冒天下之大不韪后,许多科学家呼吁国际暂停种系基因编辑。世界卫生组织、美国国家科学院、英国皇家学会和其他著名组织都讨论了如何制止将基因编辑用于不道德和危险的用途

艾滋病毒阳性的母亲

贺建奎因使用艾滋病毒阳性父亲的后代进行实验而受到广泛批评,但贺建奎辩解说他只是想保护人们免受感染。但科学家和伦理学家反驳说,对于艾滋病阳性的父亲,还有其他更好更安全的方法可以降低感染风险,还有一些合理的替代品,如药物,可以预防母体传播艾滋病毒。

Denis Rebrikov对此表示同意,他计划将胚胎植入一部分艾滋病毒阳性母亲中,这些母亲对标准的抗HIV药物没有反应。他们将感染传染给孩子的风险更高。Denis Rebrikov认为如果基因编辑成功敲除CCR5基因,那么这种感染风险将大大降低。

大多数科学家表示没有理由在胚胎中编辑CCR5基因,因为风险并没有超过其益处。即使治疗按计划进行,并且细胞中CCR5基因的两个拷贝都被敲除,这些婴儿仍有可能感染HIV。由CCR5编码的细胞表面蛋白被认为是大约90%的HIV病毒进入细胞的通道,因此,即使没有CCR5基因,HIV病毒还有其他途径进入细胞造成感染。


解决脱靶性

人们还普遍担心胚胎中基因编辑的安全性。Denis Rebrikov声称他的CRISPR-Cas9基因组编辑工具将是安全的。

贺建奎进行的基因编辑人体实验的一个重要问题是CRISPR-Cas9可能会导至远离目标基因的意外“脱靶”突变,这种脱靶突变科恩那个会导至其他的重要基因被改变,甚至可能因此诱发癌症。

Denis Rebrikov说,他正在开发的一种技术,可以确保没有“脱靶”突变; 他计划在一个月内在线发布初步研究结果,可能是在bioRxiv或正式学术期刊上。

对于他的这一说法,Jennifer Doudna教授表示怀疑。

足够疯狂

更重要的是,CCR5基因的功能尚未得到很好的研究,目前科学家对CCR5蛋白介导在HIV病毒进入细胞方面的作用有很多了解,但对CCR5的其他作用知之甚少。

更何况,前几天Nature Medicine 刚发表的一篇论文表明,CCR5基因缺失的人可能会缩短寿命,提前死亡。

Denis Rebrikov自己也很清楚,如果他在俄罗斯最新规定到位之前继续他的实验,他会被认为是第二个何建奎。但他说如果他确定该技术的安全性,他就只能这样做下去。

他最后说:我觉得我足够疯狂到去做基因编辑婴儿”


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小桔灯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本网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转载需联系授权。
2、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小桔灯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3、所有再转载者需自行获得原作者授权并注明来源。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关闭

官方推荐 上一条 /3 下一条

客服中心 搜索 官方QQ群 洽谈合作
返回顶部